• <ins id="17b21"><video id="17b21"><var id="17b21"></var></video></ins>
  • <tr id="17b21"><small id="17b21"><delect id="17b21"></delect></small></tr>
    1. 【鉤沉】老安東時期的“大生東藥局”(三)
      記者 曲竟舒 丹東新聞網 2020-09-22 09:23:29

      1940年,趙劍秋(趙家第三代傳人)接任大生東藥局經理一職。而就在他上任的幾天后,藥局便接到了日本關東軍駐安東警備司令部送來的“特涵”,希望他以“大東亞共榮”為己任,以“滿洲國國民義務”為光榮,獻出“家訓秘方”,并承諾“可以憑資論賞”。

      趙劍秋知道,日本人所謂的“憑資論賞”只是借口,搶奪中華醫學精華才是最終目的。作為趙家第三代中醫傳承人,他不可能將爺爺、父親兩代人用畢生精力研究出的十幾則秘方雙手奉出。他深知,這些中藥秘方是祖輩的心血,也是中華醫藥文化的精髓。為此,趙劍秋對家人約法三章,不許向他人透漏半個秘方,其他事宜他去和日本人周旋。

      隨后,趙劍秋將秘方和典籍用油布包好,掩埋在診室的地下。由此得以保留至今。

      義診惠及百姓

      自清朝末年,由趙榮舉在大孤山創建大生堂大藥房起,到在安東財神廟街開設大生東藥局,再到上世紀四十年代,大生東藥局和安東這塊土地上的人們一樣,經歷了軍閥混戰、偽滿洲國統治等幾個時期。早已經將血脈融入這片土地的大生東藥局,始終保持著為國為民的“醫者仁心”初心。

      此間,西醫開始在中國傳播,并受到國人追崇。傳統中醫正本清源、標本兼治的優點被某些人打壓。好在,曾受益于傳統中醫的患者不為所動,使得“大生東”以及如“大生東”一樣的藥房、藥鋪依然前行。在這種現狀中,為惠及更多的黎民百姓,趙劍秋規定:“從今往后,大生東每月6號開展對窮苦百姓義診的施藥活動,讓中醫用‘事實說話’。”

      事實也證明,每次義診都是人潮涌動。有患者病愈后送來書寫著“扁鵲重回人間”的匾額,更有人自購鞭炮,在藥局門外燃放。

      逢亂世初心不改

      1949年前,作為醫者的趙劍秋在動蕩中潛心于中醫藥研究。因自身醫藥學功底扎實,故能對各種疑難雜癥針對性用藥。比如失眠,趙劍秋會選擇使用小方劑對癥治療,經濟實惠,又解決問題。再比如,有些難以言表的問題,趙劍秋了解病情后,不用患者多說,開幾味藥回家,自己煮著喝便可。

      曾經有位女患者前來就醫,趙劍秋看其穿衣打扮,便大致揣測出身份。根據脈象和舌診,趙劍秋開出方子,并囑咐她平時要平和心情。可當該女子看到趙劍秋的方子上就開了幾味藥時,馬上急了。

      她說:“我病這么重,多給我開幾味藥,我有錢!”

      趙劍秋笑著說:“我做了這么多年的大夫,還沒聽說有人想多吃藥的。你的病這幾味藥足矣!兩副看效果,有問題再來找我。”

      女患者看了看眼前的醫生,將信將疑地走了。兩副藥后,其病得到緩解,她拿著兩掛大洋來到大生東藥局,感謝趙劍秋。趙劍秋拒絕了她的慷慨贈送,說:“治病救人是醫生分內的事。”

      針藥并舉造福患者

      說起大生東藥局趙劍秋為百姓治病的故事,如今已經古稀之年的趙廣智仍記憶猶新。趙廣智是趙劍秋最小的兒子,他回憶,上世紀五十年代初,他只有七八歲,平日愿意跟著父親在藥堂玩,找父親看病的人各式各樣便記住不少。

      1952年深秋,落葉鋪滿了大藥房的院子,趙廣智拿著一個蘋果坐在門口,只見一位三四十歲的女人走來,她面色消瘦,略顯疲憊。趙廣智跳下板凳,跟著走進藥房,聽女人說要找我爺爺。

      爸爸走出來,告訴她不在。女人有點失落,說其母親以前的病就是爺爺給看的,這次特地來找他看病。趙劍秋讓她坐下安慰道:“別急,我先給你號脈。”她疑惑地看著父親,仿佛在說,這么年輕,不過40歲的樣子,會看病嗎。

      經過咨詢,女人說她有五六年都睡不好覺了。不是睡不著,就是夢特別多。晚間心悸,潮熱盜汗特別厲害,最近一個星期干脆瞪著眼珠一點兒都不睡,并伴有晨起口干、周身乏力等癥狀。

      “你以前睡眠就不好吧?”

      女患者點頭說是。

      “你是心腎不交引起的睡眠異常,我給你開味藥,幫助你滋陰降火,交通心腎,癥狀自會緩解。由于你常年失眠異常導致脾胃虛衰嚴重,我要以針催藥’,助你吸收藥性,以中脘穴為主,輔以神門穴,內關穴,三陰交穴位進行針灸。我再教你一個方法,每日回家后,用溫水泡腳,同時按揉雙腳涌泉穴各30次,放松心態。”

      父親安排伙計將女患者領進內殿針灸室,并給她開藥。以后的每天上午,都能看到她來藥堂針灸。不久后,其面色紅潤,又帶禮物來感謝,被父親婉拒。

      還有一次,鄰居小孩上我家看病,家長說孩子打噴嚏,老揉鼻子,而且不愛吃飯,身上還有濕疹。

      父親說這是肺脾兩虛,給開了七天的自制小丸藥,讓其拿回家每日按時服用即可。

      “趙氏中醫”再騰飛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百廢待興,舉國上下朝氣蓬勃。趙劍秋感受到了新氣象,體會到翻身做主人的自豪和榮耀。他暗下決心,不能讓趙家上兩代人的心血和自己大半生從醫所得的理論和實踐付諸流水。他拿出埋在地下的秘方,利用業余時間書寫整理。

      十余年間,他把三代醫學臨床精妙匯集成冊,寫成八本醫藥學筆記,以留后人傳閱。

      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我國推進“私營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趙劍秋代表趙家響應國家號召,將大生東藥局與丹東市中醫院合并,由趙氏第三代傳承人趙劍秋擔任中醫院藥局主任。中醫學已融進趙氏家族幾代人的血液,他不希望這一傳承在他這代終止。因此,盡管他供職于丹東中醫院,仍不忘培養趙家第四代中醫學傳人。

      趙劍秋育有八子一女,在所有子女中,他看中了四子趙廣理對醫學的興趣和慧根,所以,對他給予重點培養。

      中醫分為四診合參,望聞問切,趙廣理對望診中的耳診頗感興趣,并對針灸有自己的獨到見解,這無疑使名聲顯赫的趙氏中醫學內涵更加豐富。

      1982年趙廣理創立了自己的診所——廣理中醫診所。在趙劍秋臨床指導下,為后輩留下了《趙家醫學方劑》手抄本數十本。 (待續)

      編輯: 劉思玘

      相關新聞閱讀

      午夜性色福利在线视频,久久婷婷丁香五月色综合啪,国语自产拍91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