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17b21"><video id="17b21"><var id="17b21"></var></video></ins>
  • <tr id="17b21"><small id="17b21"><delect id="17b21"></delect></small></tr>
    1. 【藝術】中國畫里的“中秋”
      于園媛 丹東新聞網 2020-09-11 09:14:14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再過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便是中秋佳節。

      我國古代把農歷每季的三個月,分別稱為孟、仲、季,農歷八月正處于秋季的仲月,而十五日又正是這個月的正中,故八月十五被稱為“中秋”。此時,人們舉頭望月,詩情畫意油然而發,忽然的秋涼蕭索又容易引發思鄉、思親、孤獨之情,從而生出“千里共嬋娟”“對影成三人”的吟唱。

      《吉祥多子圖》 魯宗貴(南宋) 美國波士頓美術館藏

      舉頭望月共賞時

      中秋時節, “賞月”“步月”“玩月”,是必不可少的活動。

      南京博物院藏明代畫家文徵明的《中庭步月圖》,表現了畫家與來客小醉后,于秋天庭院中賞月話舊的雅會場面。寂靜而明亮的月光,攜無限情思,于畫面之上栩栩浮現,士人高雅的生活情調中平添了一份親切和悠閑。

      中國臺北故宮博物院藏唐寅《玩月圖》扇頁,畫面中一輪明月高懸天際,古松巍然,簡淡的筆墨勾勒出虬枝松針,一位高士坐于石幾之上,微仰望月,沉心靜氣,令觀者仿佛能感受到清風拂過。

      《禮記》記載:“天子春朝日,秋夕月。朝日以朝,夕月以夕。”《周禮》有:“中春,晝擊土鼓,吹豳詩,以逆暑;中秋,夜迎寒,亦如之。”對于月的拜祭、賞玩,是中秋時節宮廷與民間的重要習俗。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雍正十二月行樂圖》中描繪了雍正皇帝中秋在圓明園賞月的場景。清代乾隆時期畫家陳枚繪《月曼清游圖》里,“瓊臺玩月”也是宮廷嬪妃們一年十二個月中必不可少的環節。現藏于中國臺北故宮博物院的五代佚名畫家所繪《浣月圖》,畫面生動,頗具生活氣息。

      中秋之花,首推丹桂。古人仰望月空,編織出嫦娥奔月的美麗傳說。為了消解嫦娥的寂寞,又添以桂樹、玉兔的想象,使那個遙遠天際的廣寒宮多了幾分人間的冷暖情味。

      清代乾隆時期蔣溥繪《月中桂兔圖》,以墨筆繪圓月,月中玉兔以干筆寫皮毛,焦墨點睛,形象生動可愛。桂樹以墨筆繪枝、葉,筆法細膩老道。桂花則以橘黃色點染,溫暖的色調為冷月寒宮增添了幾許暖意。全圖布局緊湊,色墨運用巧妙,極富情趣。

      祭月美食花樣多

      除了文人筆下的清賞玩味,在碩果累累的季節,又恰逢隆重的節日,美味佳肴自然不能缺席。

      古人祭拜月亮,便有許多美食花樣。近代“海派”畫家任伯年畫有《中秋賞月圖》,塊石之上置青瓷盤,月餅、葡萄和嫩藕歷歷可見。微風吹過,竹影婆娑,圓月探頭,灑下無限清輝。

      另一幅作于“中秋后一日”的《中秋景物圖》,朱磦色圓盤中除月餅、嫩藕外,還有類似石榴等食物,果盤下方繪了一只蹲坐的白兔,紅色點睛之筆熠熠有神。

      大閘蟹是中秋美食,《紅樓夢》中就記有大觀園眾人做完菊花詩、吃蟹賞桂的故事。歷代畫家都鐘情把這秋日豐腴的美味畫入宣紙。明代畫家沈周的水墨寫意畫《郭索圖》(根據螃蟹聲音特點,將之稱為郭索),先用淡墨畫蟹殼、蟹腳,焦墨畫爪尖和蟹殼凸凹,濃墨渲染雙螯,活脫脫勾畫出一只清水大閘蟹橫行于水草之間的情景。

      中秋美食豐富多樣,畫家筆下的花果佳肴也姿彩斐然。美國波士頓美術館藏有南宋畫家魯宗貴的《吉祥多子圖》,畫中的橘子、葡萄和石榴采用鮮艷明麗的色彩和密集的構圖,果實在綠葉的穿插映襯下顯得格外突出,黃、紅、綠、白多種顏色絢爛多彩。橘子、葡萄和石榴都是中秋時節受歡迎的花果,在中國傳統風俗中,這三種水果還具有多子多福的寓意,喜慶吉祥。

      《月下把杯圖》 馬遠(傳) (南宋) 天津博物館藏

      清風明月入畫中

      “素月分輝,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悠然心會,妙處難與君說。”舉頭望明月,情思不可抑,妙處無以言,只可把酒問青天。月、詩、酒,在秋風桂影里,該是最可遣懷的組合。

      在中國傳統繪畫中,以“舉杯邀月”為主題的創作并不少見。

      天津博物館藏宋人《月下把杯圖》,傳為馬遠所作,圖中遠景闊遠凝凈,空中一輪明月高懸,月光灑滿山間。圖中近景的左側是山麓緩坡,其上翠竹叢生,竿曲葉垂,給月夜增添了幾分秀媚;近景右側擺放幾案,案上置酒爐,前邊不遠處有一個柱欄圍起的平臺;近景繪兩位惜別的舊友,在姣好的月夜美景中會聚,相對而立,舉杯恭賀。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清代樊圻繪《舉杯對月圖》扇頁,則多了幾分超脫飄逸的氛圍。圖繪一高士舉杯望月的灑脫之景,構圖極為簡單。人物以白描造型,流暢的線條準確地勾勒出童子與高士的站姿和坐姿,高士的衣帶飄飄和超凡脫俗的雋雅氣質表現得尤為生動。畫作表現出高士以酒為樂、超然物外的情調,吟誦出“一杯在手,世事等閑”的詩意。

      ?
      編輯: 劉思玘

      相關新聞閱讀

      午夜性色福利在线视频,久久婷婷丁香五月色综合啪,国语自产拍91在线